▽蜊賂羲溫蔬昹荂暮▼湖疑※綻蟯§訧埭齪 賂韜橾⑹凝詳刓腔恅藏迕げ陔嘟岈

啃僅眭耋2018-9-22 8:57:29
堐黍棒杅ㄩ795

凰藷婓盄傭⑩厙,傭⑩厙厙硊,凰藷攫⑩厙硊ㄛ陔瞳軓氈部

,擂場祭苀數ㄛ1-8堎爺姘跪濬汜莉假封繒岊蟣睿侚厗侕肮掀煦梗狟蔥%睿%﹝疏尪嗨湮悝瓟悝埏腔旃噶遜竘蚚賸涴欴腔杅擂ㄩ55%腔淕椹褕諉渾徹峈譙埧譫か謠奧酕忒扲腔遞氪﹝﹛﹛宎笝桴恛淉笥蕾部﹝拸晚拸暱腔綬阨ㄛь竟芵菁ㄛ侔眄И婓剿脯旮揭腔珨輸懦伎腔惘坒ㄛ匢匢楷嫖ㄛ砉奻毞勤涴え賽屨蔭郖腔樺嘈﹝

鍚珨源醱ㄛ鏍茠わ珛珩褫眕薊磁れ懂惕芶堤漆ㄛ旌轎填俶噥淰ㄛ楷閨寞耀虴祔﹝﹛﹛芢恁巹埜頗跦擂芘き賦彆睿妗暱①錶ㄛ植64弇緊恁匊倰ね○10靡姘諒抎郤佪珀ㄐˉ冱橝岔U魚門大澳80人入臨時中心暫避「山竹」襲港,過往打風均出現水浸的大澳、鯉魚門等低窪地點全部中招,風暴前當局雖已安排疏散大部分居民及替民居加設沙包、水閘等防災,但仍有部分商舖居民決定「死守家園」,即時搶救減少損失。至中午潮漲加上風暴潮侵襲,災情嚴重,水深及腰,救援人員在十號風球下要頻頻出動救人,幸未釀成嚴重傷亡,但不少商舖民居已遭風暴蹂躪,損失慘重。■香港文匯報記者 蕭景源大嶼山大澳歷來都是受颱風侵襲最嚴重的地區之一,特別是棚屋一帶低窪地區,當局前晚已預早將大部分居民撤離。至昨早已有共約80人遷往臨時中心暫避,或到親友家暫住,但仍有部分居民留守家園,希望能及時搶救財物,減少損失。大澳居民通宵防水防災有留守家園的居民通宵加強防水防災,除用木板安裝防水閘外,又用沙包圍住加固,更將傢俬電器等財物搬上^椅等高處,減少損失。至昨晨「山竹」逐步逼近侵襲,四周雜物亂飛,多條街道水浸,水位亦開始上漲至小腿位置,當局派員加緊安裝防水閘,渠務署人員亦再檢查疏水渠道。救援人員再度逐家勸喻居民撤離,更有熱心市民組成義工團,前來幫助街坊收拾及架高財物並協助居民撤離。早上7時許,一名女子不適求助,需由警員協助涉水將擔架床抬送上救護車,再送往大澳診所治理。受風暴潮影響及頻密狂風及大雨,中午時分大澳的海水已上漲至海圖基準面以上約4米,水深及腰。不少民居遭淹浸,有居民全家動員清理積水。另有數名居民有感難抵狂風暴雨,終受勸撤離。居民黃太眼見狂風暴雨不斷,終決定棄守家園,收拾細軟撤退暫避。黃太無奈表示,水災一年勁過一年,她一次驚過一次,已愈來愈承受不到壓力。有雜貨店東主表示,雖做足預防措施,仍有部分貨品及雪櫃等電器被浸濕,損失約5萬元。至傍晚6時許,風勢開始減弱,潮水退卻,街道水淹情況才漸改善,居民亦開始返家了解災情。消防備橡皮艇入村救人同屬海水倒灌重災區的鯉魚門村,不少居民有感「山竹」來勢洶洶,近日已開始張羅沙包、木板等作防風準備。有餐廳東主除訂製木板封實窗戶防風,又用沙包圍封大門,並將貨品墊高,他稱若沙包陣失守,難以守舖才會撤退。當局同樣一早安排居民撤退,部分居民獲安排暫住鯉魚門體育館的庇護中心,但仍有少部分選擇留守家園。至昨早9時40分天文台發出10號颶風信號,現場颳起陣陣烈風,海面滿眼都是白頭浪,巨浪不斷拍打近岸民居,海水開始倒灌。警員、民安隊及消防等救援人員再出動,配備橡皮艇、救生圈及救生繩等入村,勸留守村民離開,有村民匆忙收拾細軟,由救援人員協助緊急撤退,到臨時庇護中心暫避。救援人員因應近岸危險,立即決定封鎖馬環村附近街道,包括到場採訪的記者等市民被勸離,但仍然有商戶拒絕離開。老鼠「小強」亂竄尋安全地帶風暴威力除令留守居民緊急撤退外,村內部分街道更出現奇景,不少老鼠禲]小強)被倒灌海水逼離坑渠,四處亂竄尋找安全地帶避險。其中一間茶餐廳東主李小姐原本堅守店舖,至下午1時許,海水開始沖毀門口沙包陣湧入舖內,逾千隻籈韞悝|渠口及暗處不斷湧出,李小姐除大受驚嚇外,更令她感到不妙,決定立即撤退。稍後她折返舖頭查看情況時,積水已及膝,她稱今次浸得比去年「天鴿」來襲更厲害,今次「山竹」威力更大,水浸時間更長。她無奈表示「舖頭守唔住啦!」並坦言店舖若不保,惟有考慮另謀發展。同處大嶼山的梅窩碼頭,亦受到「山竹」嚴重影響,中午前已開始海水倒灌,梅窩碼頭一帶頓成澤國,部分內街馬路亦遭淹浸,水深約1米,街坊形容災情較去年「天鴿」更慘。區內一間連鎖快餐店的玻璃窗更被強風吹毀,碎片散落舖內桌椅及地上,幸未傷人。珋婓珛巹頗傖蕾準都麵ㄛ跺佹汐艙弗﹝玷疝〧怴卅攄腓室褡ゞ疤傷葰甝禳

凰藷婓盄傭⑩厙,傭⑩厙厙硊,凰藷攫⑩厙硊ㄛ陔瞳軓氈部,楊曄前幾天,妹妹發過來幾張圖片,說自己都看哭了,問我是否熟悉。我一看,不過是一處老房子,室內地磚陳舊,窗戶框的油漆已經剝落,還有一個袑騑頂撉瘍K門。儘管院落屋內收拾得乾淨利落,但是所有的一切都無法掩飾光陰走過的痕跡。我一頭霧水,妹妹說你好好看看那個大門,難道不熟悉嗎?你仔細看看門上的小門和門栓。我稍微細看,頓時淚水奪眶而出。是呀,我怎麼忘記這扇門,這個我進進出出近十年的大鐵門。剎那間,我的思緒跌回三十多年前。如果說當時的鐵門都大同小異,我家的門絕對獨一無二,因為他是我父親精心設計找人製作的。在當時,最普通的門就是兩扇門正中處分別有個鐵管,一根鐵棍在門合上後,剛好穿過兩根鐵管,末端有孔,是掛鎖頭用的。門的外面也有鎖孔。稍複雜些的是在鐵管附近有個小門,手剛好能伸過去,人在外面也可以上鎖。而我父親設計的門閂,外人在外面即使手伸進小門也打不開,就是站在院裡,即使有我們家人的指點,也得研究一陣子才能打開。這個門栓由一大一小兩部分組成,呈L形,就是在普通門的鐵管末端處又通了一根稍微小的鐵管。只有把通過小鐵管的門栓拉上去,卡在缺口處,大門栓才能順利退回自己的管道,門才能打開。反之,門合上時,大門栓橫越兩根鐵管,然後拉下小門栓,小門栓穿過大門栓的鐵管正對的小孔,這時小門栓上的鎖頭孔就可以上鎖了。想當初,這是父母單位分的房產,他們辛辛苦苦地蓋起這間大房子,是何等的珍惜和欣喜,而正是這座房子,陪我度過多少美麗的少年時光。現在回味起來,才明白父親為什麼精心設計這樣的門栓,而沒有採用當時最常見的門栓。因為那時父親在外地工作,只有母親帶荍畯怍j弟三人,那時我們還小,我最大,也只上四年級。弟弟還在上幼兒園。父親能想到最安全的辦法就是加固這道門鎖,這道鎖他自己苦心設計,這結實的鐵門是他專門請人精心打造。當時有些感興趣的親戚朋友在院裡精心研究這門栓,可是在外面還是無論如何都打不開,更別提陌生人了。如今這門依舊在,門上的門栓還在,雖然袑騑陷酗F,但還是很結實,門上的每一顆鉚釘我都那麼熟悉。妹妹說當她看到這門的時候,大門哭了,哭得很傷心,它說它苦等了二十多年啊,就盼荍畯怞^去。聽完這話,我當時就淚崩了。從前父親很少和我們溝通,總是很嚴厲的樣子,我甚至曾經以為父親一點也不喜歡我們。可如今我深深懂得,就連一個小小的門栓都浸滿了父親的深情。我不禁想起,我剛結婚的時候住的是七樓,父親並不怎麼來,即使來了也只是看看,並不多住就走了。後來我懷孕了,父親再來的時候,總是盯荍畬a的窗戶看,說,這窗戶不安全,我沒往心裡去,因為我沒有看到什麼不安全的因素,外面的窗戶是玻璃,裡面的窗戶是紗窗戶。後來孩子出生了,幾個月的時候,父親再來可就是帶茪u具來的,竟然還有鐵絲網。我問要幹什麼?父親堅持說這窗戶不安全,孩子爬上去很危險。我說孩子這麼小怎麼爬呀,就是大些了也是有大人看荂A他怎麼可能能上窗台呢?但父親不肯退讓,就說不安全,必須想辦法。他讓我和母親帶孩子出去曬太陽。等我們回來的時候,我簡直哭得心都有,好好的兩扇紗窗,居然都換成了鐵絲網的,而且是密實的那種,甚至比過去人家裡養雞編雞籠子的鐵絲網還結實。而且父親還別出心裁地在紗窗戶的窗框上和固定的窗框上釘上一個能上鎖的鎖頭孔,也就是說,我要是想再打開外面的窗戶,就必須先打開紗窗這道鎖。你說麻煩不麻煩呀?再說,這來個朋友什麼的一看,這是什麼呀!我對父親的自作主張很生氣,認為他太小題大做了。父親臨走再三叮囑一定要時刻保證窗戶是鎖茠滿A如果做不到,他就把鑰匙帶走,不允許我們打開那兩扇窗戶。我無奈地同意了。直到後來有一天我從廚房進來,發現本來在地上玩的孩子不見了,順蚆n音一看,他正努力地踩蚢馱l往窗台上爬呢!我這才明白父親的苦心。再後來每每聽到誰家的孩子因為家長看管不好而墜樓的事件,我就倒吸一口涼氣。固執己見的父親再一次把他深深的關愛藏在了鎖裡,這愛不光是給了我,還延續給我的孩子。這世上有一種愛,不用任何華麗言辭表達,一道鎖足以足以。﹛﹛※斕腕衄竭湮腔薯ァㄛ珩猁衄逋劂腔牉陑§﹛﹛睿卼棄掀れ懂ㄛ肮欴岆1989爛堤汜腔隸恅閉艘れ懂賦妗竭嗣ㄛ坻腔酘忒拸靡硌硌傳奻衄珨跺襯窪腔悛邐ㄛ涴岆蚾饜ヵ馱杻衄腔梓祩﹝§﹛﹛偌猁⑴ㄛ苤劼遜蔚赻撩腔峚陓梖瘍睿躇鎢枑鼎跤儂凳橾呇ㄛ蚚衾測謐﹝﹛﹛橾懇砑溫ィ樟創見諺痻均﹛√倣提疤囃傘й酵掩硒俴芄炸孩褲冕狟羶笙莉褫鼎硒俴ㄛ坻蕉藉善ㄛ襣о埮獐抭俷獑袚臻ㄛ趣奀憩頗掩楊埏脤猾ㄛ垀眕峈賸※悵蛂§涴集滇赽ㄛ坻砑溫ィ樟創見盆掃衶屺埮熊霰振钀智抭苤

※醴ヶ遜羶衄珨跺諒郤极炵夔淩淏堆翑爛ш刲彷偏個竺曏苺疥疰з骳者廎葋蝏廑堇橧善枅腔笭弝僅﹝文:許信城日本推理大師連城三紀彥的著名短篇推理小說集《花葬》,用細膩優美的筆觸,將文學與推理迷人地結合,在日本推理小說的歷史裡有很高的地位。推理講求理智與邏輯,閱讀推理小說時會享受到理性解謎的樂趣,但閱讀《花葬》能得到的感受卻遠遠不止於此。連城三紀彥似乎深深明白小說是一種藝術形式,是表達美學的其中一種媒介。即便是講求理智的推理小說,在他的妙筆生花之下,各種匪夷所思的故事和謎團融入於浪漫唯美的氛圍中,令他的風格在名家輩出的日本推理文壇中與眾不同、自成一家。連城三紀彥是日本推理與愛情小說雙棲的大師級作家。他的文筆優美,被歸類為「新感覺派」,出道後短短數年就以短篇小說〈返回川殉情〉(收錄於本文所談的《花葬》中)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協會獎的評語是「毫無疑問代表了日本推理小說的最高成就」,可見對他的作品評價之高,而〈返回川殉情〉同時入圍日本大眾文學的最高榮譽直木獎。那數年之內,他以不同作品多次入圍直木獎,最後以愛情小說短篇集《情書》獲得該獎。不論是推理小說還是愛情小說,連城都能寫出高水準的作品,足見他的才華非凡。《花葬》一書中收錄八篇短篇作品,每一篇也以一種花為主題或象徵,貫穿整個故事與謎團。〈藤之香〉中,煙花之地接連出現被毀容的屍體,連串兇殘命案的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悲傷的真相;〈桔梗之宿〉裡兩具屍體手中的潔白桔梗花,訴說蚥人難以置信的實情;〈返回川殉情〉在追尋天才歌人與愛人殉情的真相時,發現花菖蒲所隱含的真正意義,最後出現顛覆性的逆轉;〈夕萩殉情〉描繪在政治事件的氛圍下,一對男女悲傷殘酷的愛情;〈菊塵〉的染血白菊,似乎暗示茩t傷退役軍人的自盡另有隱情,訴說一則在時代變遷的無奈中與傳統價值觀影響下的悲哀故事。連城的故事佈局和寫作技巧高超,有些故事的結構與情節複雜,但讀來引人入勝而且不會感到難以理解,對人心和情感的刻劃亦深入纏綿,同時謎團充滿懸疑性,隨茯G事一步步抽絲剝繭,最後道出意料之外、情理之內的真相,讓人不禁佩服連城驚人的創作功力與極其敏銳的洞察力。整本書充滿優雅、哀愁和無奈的氣氛,讓人在閱讀時沉醉在書中古色古香(故事背景多為日本大正時期,即1912年至1926年)的浪漫世界,同時由於故事處處透露出現實與人性的複雜與難測,讀者在讀後不免感到唏噓不已。《花葬》中八篇故事原本刊登在1978年至1982年的雜誌中,雖然距今已有最少三十五年的時間,但讀起來一點也不會感到老套。尤其是連城在佈局上所用的詭計,到現在看來依然十分大膽前衛,但箇中細節卻精巧縝密,很難想像已是三十多年前的構想。無怪乎被譽為「新本格派」(「本格」為日文漢字,即中文正宗、正統之意)的開創者綾C行人、連續兩年日本推理小說排行榜三冠得主米澤穗信等日本當代推理小說的名作家也說在創作上曾受到連城作品的影響。連城三紀彥以抒情幽美的文筆,配合大膽精巧的詭計,創作出讓人一讀難忘的《花葬》。這種風格的推理小說,當世似乎無人能出其右。※醴ヶ腔麵萸翋猁遜岆埻宎杅擂睿痀ん腔妏蚚ㄛ衄腔儂ん祥珨隅衄瞳衾萇齟瓜墓繳芼鮵﹋擂ㄛ遜衄憩岆呾楊撮扲睿茞璃鴃奪誕眳ヶ撓爛輛祭竭嗣ㄛ筍岆遜剒猁衄渀勤佴少Ь傿譬池簃驉情凰藷婓盄傭⑩厙,傭⑩厙厙硊,凰藷攫⑩厙硊ㄛ陔瞳軓氈部肅兜謗弊腔佷峎源宒だ撿19岍槨腔珋妗翋砱疻瑞﹝

凰藷婓盄傭⑩厙,傭⑩厙厙硊,凰藷攫⑩厙硊ㄛ陔瞳軓氈部